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章 别院日子

监学,对林睿泽来说,确实是心中向往的求学之地。

只是面对陆琮,林睿泽仍是不敢轻易放下心中的戒备。他总觉得陆琮许自己好处,指不定就是为了哄走曦月。

若真是如此,他宁可不去监学。

说到底,他也不是不喜陆琮,只是觉得陆府门楣过高,曦月嫁进去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曦月入了陆府,怕也会生活得艰难,所以他才会如此防着陆琮。

林睿泽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在上一世,林曦月便是独自在京中陆府过得十分艰难。而且她熬过了年少时的痛楚,等到该静享生活之际,却又被人毒死在回黎城的船上。

京城里看似遍地荣华富贵,可隐藏在其中的急流霎时能要了人的性命。

“可否能容我想想?”机会甚好,林睿泽不想轻易放弃,但此事他又不敢轻易同意,担心会将曦月牵连其中,还是需得仔细考虑才是。

“好,不着急,你想好了再给我答复便是。”陆琮猜想林睿泽不会当即同意,所以也未太过惊讶。

寻常人遇上能去监学上学的机会,定会喜得将一切抛之恼火,而林睿泽能如此冷静,着实是沉得下心来。他这样的人将来入朝中为官,定是能成大事的。陆琮在心中暗暗感慨。

林允元虽不知睿泽为何要迟疑,但他并未插嘴其中。睿泽已经大了,这样的事情,他自己能做好决定。

谈到这时,外面天色已晚,管家命人将灯火点燃,驱散屋内的黑暗。

“老爷,夫人醒了。”这时,秋韵前来告知。

既然如此,陆琮便不再久留,他站起身来,向林允元再次强调道,“近段时间,您安心住在这里便是,等京中全然稳定下来,我再送你们离开。”

说完这话,他抬手向林允元和林睿泽告辞,随后大步离开。

之后数日,林周氏在南郊陆家别院内养病,林允元整日看守着她,而林睿泽正思索是否要去监学读书,只有林曦月一人,整日放空自己,在院子里看看花草赏赏绿叶,累了就回去品品果点,过得是逍遥自在。

是日未时末,陆琮悄然进到曦月所在的屋子时,就见她躺在软塌上睡得正熟。

她侧卧在软塌上,耳边的青丝垂落在脸上,又因为清浅的呼吸而被轻轻吹佛起。

他没有出声唤醒她,而是轻手轻脚走到她身边坐下,随后躺下身子来,和她一起休憩。

平日里,他一人睡着,外面稍有动静,他便能轻易醒来。

可每当和曦月在一起时,他便睡得极为香甜。

林曦月是用过午膳后的小憩,所以不多时候,她微微眨动眼睛,随后就醒了过来。

视线凝聚,熟悉的俊美面容出现在眼前,不过她已经是见怪不怪。

连着数日,她每日午憩时,都能见着他躺在自己身边。

起初第一次看到陆琮时,林曦月还颇受惊吓,甚至有叫出声来,以至于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然,醒来的陆琮轻抿唇,伸手将她搂紧怀里,随后又闭眼睡去。(等下改)

监学,对林睿泽来说,确实是心中向往的求学之地。

只是面对陆琮,林睿泽仍是不敢轻易放下心中的戒备。他总觉得陆琮许自己好处,指不定就是为了哄走曦月。

若真是如此,他宁可不去监学。

说到底,他也不是不喜陆琮,只是觉得陆府门楣过高,曦月嫁进去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曦月入了陆府,怕也会生活得艰难,所以他才会如此防着陆琮。

林睿泽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在上一世,林曦月便是独自在京中陆府过得十分艰难。而且她熬过了年少时的痛楚,等到该静享生活之际,却又被人毒死在回黎城的船上。

京城里看似遍地荣华富贵,可隐藏在其中的急流霎时能要了人的性命。

“可否能容我想想?”机会甚好,林睿泽不想轻易放弃,但此事他又不敢轻易同意,担心会将曦月牵连其中,还是需得仔细考虑才是。

“好,不着急,你想好了再给我答复便是。”陆琮猜想林睿泽不会当即同意,所以也未太过惊讶。

寻常人遇上能去监学上学的机会,定会喜得将一切抛之恼火,而林睿泽能如此冷静,着实是沉得下心来。他这样的人将来入朝中为官,定是能成大事的。陆琮在心中暗暗感慨。

林允元虽不知睿泽为何要迟疑,但他并未插嘴其中。睿泽已经大了,这样的事情,他自己能做好决定。

谈到这时,外面天色已晚,管家命人将灯火点燃,驱散屋内的黑暗。

“老爷,夫人醒了。”这时,秋韵前来告知。

既然如此,陆琮便不再久留,他站起身来,向林允元再次强调道,“近段时间,您安心住在这里便是,等京中全然稳定下来,我再送你们离开。”

说完这话,他抬手向林允元和林睿泽告辞,随后大步离开。

之后数日,林周氏在南郊陆家别院内养病,林允元整日看守着她,而林睿泽正思索是否要去监学读书,只有林曦月一人,整日放空自己,在院子里看看花草赏赏绿叶,累了就回去品品果点,过得是逍遥自在。

是日未时末,陆琮悄然进到曦月所在的屋子时,就见她躺在软塌上睡得正熟。

她侧卧在软塌上,耳边的青丝垂落在脸上,又因为清浅的呼吸而被轻轻吹佛起。

他没有出声唤醒她,而是轻手轻脚走到她身边坐下,随后躺下身子来,和她一起休憩。

平日里,他一人睡着,外面稍有动静,他便能轻易醒来。

可每当和曦月在一起时,他便睡得极为香甜。

林曦月是用过午膳后的小憩,所以不多时候,她微微眨动眼睛,随后就醒了过来。

视线凝聚,熟悉的俊美面容出现在眼前,不过她已经是见怪不怪。

连着数日,她每日午憩时,都能见着他躺在自己身边。

起初第一次看到陆琮时,林曦月还颇受惊吓,甚至有叫出声来,以至于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然,醒来的陆琮轻抿唇,伸手将她搂紧怀里,随后又闭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