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宋将军亲自作证

“九白小姐?”柳宴温和的问了一声。

二楼上喝茶的某人手里握着的被子突然就被捏碎了。

那该死的柳宴凭什么叫她九白!就算后面加了小姐两个字,他也不想听见。

而且那姓柳的眼神还一直盯着许九白!

他是眼瞎吗!这么多人不看,偏偏盯着一个许九白。

在他身他的天蚕感受到了自家将军的怒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让女侍进来换一个新的杯盏。

林宝贤不喜欢见柳宴这样温和的对待许九白,立时拉住了他。

指着许九白扯谎道:“柳公子,就是她欺负岑小姐的,你别和她好好说话,快帮我们收拾她!”

柳宴是个怜惜美人的,更何况这个许小姐的美貌比之岑千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怎么愿意收拾这样一个女子。

“这位公子,此事与你无关,涉事的都是女子,你如果帮忙的话免不得被有心人乱说,我劝你还是退到一边去吧。”

她倒不想和这柳宴说话,只是这柳宴虽然文质瘦弱,不过站在女子中间到底挡事,支开最好。

一旁柳宴的妹妹听到许九白这么说,自觉有理,忙上前来拉扯柳宴:“哥哥,别多管闲事。”

两人退到一旁。

许九白径直质问岑千虹:“方才岑小姐说我骂你?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是有哪一个字眼辱你了还是用什么脏话骂你了?”

“你……你没有”许九白说的确实她都没有做,可是,她气愤道:“你说我看重人的身份,无疑是在说我市侩!”

许九白秀眉一挑,质问道:“那我没说错啊,岑小姐可不是在市侩?岑国舅他……”

忽然周遭的人都噤若寒蝉,不再说话,就连岑千虹的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众人都往楼道口看,许九白自然也向着那边看了过去。

男子一身月白长衫,清风霁月,明明天还亮着,他身边却自动的晕出了淡雅如雾的星光。

明明征战沙场,手中不知握了多少的血液,可身上却依旧有如谪仙一般的出尘气质。

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轮廓,深邃乌黑的眼眸,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

他颔首微微抬起,一步步走下阶梯,看在众人眼中,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高贵与优雅。

随着他走进人群中,一句话,却将众人沉浸在窒息中的氛围打破。

他说:“绾绾,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没人知道许九白的小名是绾绾,可是宋如玉对着许九白说,除非她们没有脑子不然怎么可能猜不到。

“宋将军叫许九白绾绾?”

“宋将军为何对着许小姐说话?他们认识!”

“……”

众人七嘴八舌,造出来的势头可比看见柳宴的时候大的多了。

柳宴素来被人众星捧月惯了,这人群中的瞩目忽然不放在他身上了,他自个儿都觉得不习惯了。

绾绾!

这一声叫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许九白已经无语到极致了。

她不知道这宋如玉又在抽什么风,这些天不是逼近她,就是突然冒出一句喜欢她,现在叫她一声小名,她的小心脏已经能够勉强接受了。

只是他咋知道绾绾是自己的小名?猜的?不可能!

“宋如玉,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这家伙该不是监视她吧,否则为啥什么他都知道!

许九白不安的想。

宋如玉对着她微微一笑:“我怎么可以不知道呢?”

这笑有毒,许九白谨慎地盯着他,似乎要看他想玩出一个什么花样来。

“别这样看着我,否则旁人还以为你心悦我呢。”宋如玉对着她说话,语气里总是带着三分宠溺的。

宋将军会对一个女子说这种话?

在场的姑娘家,哪一个不是对宋如玉有好感,甚至心悦他的。

可宋如玉却一句话都没有和她们说过,现在却对许九白说了这么多暧昧难明的话。

众人不由暗想,这宋将军该不会是假的吧!

岑千虹自宋如玉出现,视线就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

她喜欢宋如玉,这是全京城贵家公子小姐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宋如玉不该没有耳闻,可是自他出现,眼里全都是许九白,别人没有一点入他眼眶。

岑千虹哪里心甘情愿被他忽视,主动搭话:“如玉,自上次太后寿宴,我们也有月余没见了。”

以她的美貌,她自信宋如玉不可能对她没有一点印象。

对,岑千虹猜的十分准确,宋如玉对她是有印象的。

上次太后寿宴,她将水袖缠他身上,被他用刀割烂。

还被皇后说了两句,他自然记得。

更何况岑千虹还是岑启的女儿,若说没有印象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岑启这害虫早晚都要除去,他的家人怎么可能不注意一下。

宋如玉微微点了点头。

岑千虹高兴的像个傻子一样,她喜欢宋如玉,是真心的,自然露出来的小女儿家姿态也是真实的。

不过还没等她脸上的笑容褪去,宋如玉却一盆冷水将她淋湿:“我和岑小姐不熟吧,叫我宋如玉或是尊称一声宋将军也是可以的。”

“你……”岑千虹自然是伤心了,她那么喜欢宋如玉,怎么就换来一句不熟呢?

难不成许九白就和他熟了!

岑千虹将视线转移到许九白身上,她穿一身绿素罗裙,头上一只白玉簪子,也就那双眼睛生的不错,脸长得漂亮。

她自问自己没有不如许九白的地方,何以宋如玉这般厚此薄彼。

林宝贤是护着岑千虹的,只是当对面的人是宋如玉的时候,便是再想维护,也说不出话来。

而柳宴,宋如玉更是不屑一顾。

方才被茶杯碎片割伤的疼还持续着,他讨厌柳宴,很讨厌的那种。

岑千虹这失落的样子落在许九白等人眼中,自然是想拍手称快的。

可不等许九白出言,宋如玉却拉着她的手走出了人群。

许九白的力气哪里抵得过宋如玉,被他像小鸡儿一样拽了起来。

嘴里还不停地念叨:“喂!我还有话没说,你放开我!”

不过就是解释采花贼一事。

宋如玉叹了气,停下来,许九白以为他良心发现愿意放了自己,却赫然听他朗声道。

“采花贼一事,还是我帮着京兆尹大人一起侦破的。绾绾和其他人都是我救出来的,她们清清白白。若你们还有谁喜欢嚼舌根的不妨上青园找我,这件事我甚有发言权!”

宋将军救得!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毕竟谁敢质疑,除非是飘了不想活了。

不然光宋将军的身份就不好惹,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一个护国公府。

散了散了,宋将军想要维护的人,她们不好多加置喙,虽然一个个心里明明都是满满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