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章,不全留

西门昨忽然抬头看向魏寅虎,“魏哥哥,你真的是想与我私奔?”

魏寅虎被她吓了一跳,内心有些虚,难道被这小丫头片子给发现了,不应该啊,我的演技毫无破绽啊。

这么想着,魏寅虎依旧是那副温柔以待的样子,“那是自然了,难道昨儿你不想吗?”

西门昨已经看出了端倪,心中有些不安,听到魏寅虎这么问,竟然微微摇了摇头,“不是不想,可是我这一走,爷爷肯定会把事情推到你魏家头上,到时候恐怕真的就是你魏家灭亡之际了。”

这么说着,西门昨站起身子,“不行,我们还是得回去,与爷爷说清楚。”

她这么一说,魏寅虎顿时有些急了,一把拉住了西门昨的手腕,喝道,“不许走!”

西门昨顿时慌了,这还是魏寅虎第一次吼她,而且她依旧确定了魏寅虎这次并非是真的要与她私奔,而是借由她来对付城主府!虽说西门昨喜欢魏寅虎,可她也不会因为魏寅虎而背叛城主府,背叛自己的爷爷。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西门昨尽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逃离。

可魏寅虎又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离开,魏家花了那么大的代价请来三名神隐二层修士,为的就是将西门昨带出城主府,若是今日这件事情办不好,恐怕回去之后父亲得将他剥皮挫骨。

“闭嘴!”

一想到这里,魏寅虎顿时暴躁了起来,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西门昨的脸上。

西门昨顿时愣在了当场,感受着自己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向前对她那么温柔的魏哥哥,现在竟然甩了她巴掌,这种痛不仅仅只是脸上的疼痛,更是内心的刺痛。

“给我老实点!”

魏寅虎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今日他一定要上了西门昨,无论是心甘情愿的还是霸王硬上弓,总之今日要将西门楚的孙女玷污,让她名誉扫地,让她除了自己,再也嫁不出去。

这么想着,魏寅虎一脸疯狂的笑容,抓着西门昨就往床榻走去。

西门昨害怕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魏寅虎会是这样一个人,如今这副场景,她即便是再蠢也知道魏寅虎到底要干什么了。

“放开我,禽兽!你放开我!”

西门昨努力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境界不过叩宫三层,在叩宫七层的魏寅虎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魏寅虎回身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封住了西门昨体内的仙气,让本就没有反抗之力的西门昨再也不可能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

魏寅虎一把将西门昨甩到床榻之上,随后立马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你走开啊!”

西门昨惊声尖叫着,恐惧充斥这她的脑海,这个时候她终于是彻底后悔了。

为什么要相信这个禽兽,为什么要离开城主府,离开那个爷爷为自己打造的最为安全的地方。

只要是在城主府内,即便魏寅虎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胡乱造次,只可惜自己有眼无珠,竟然自愿跟着一头饿狼,走出了安全的羊圈。

魏寅虎饥渴的扑到了西门昨身上,舌头开始在西门昨那张细嫩的脸蛋之上滑动。

被封住气海的西门昨彻底绝望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即便是喉咙喊哑了恐怕也不会有人听得到。

就在魏寅虎一把撕扯掉西门昨的上衣,仅剩下一条肚兜的那一刻,一道声音忽然在房间之内响起。

“能不能快点儿啊,让人看得干着急,你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别给男人丢脸!”

“谁!”

魏寅虎吓得全身一哆嗦,赶忙提起裤子转身看去。

雅居之中,唯一的桌子边上坐着提壶喝酒的谢必安,对方一脸鄙夷的打量了一番魏寅虎,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再说,“你的,不仅短,而且软!”

那种表情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魏寅虎顿时怒火中烧,可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谢必安的对手,人家在地底世界就已经拥有了斩杀神隐强者的实力,自己一个叩宫七层又如何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来人啊!人呢!”

魏寅虎随意套了件一副就向着雅居之外跑去。

一到门口,就看到那三名神隐强者站在雅居大门之外,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

“你们聋了吗!有人进来了为什么不示警!”

魏寅虎破口大骂。

可还没等他骂过瘾,一道微风吹过,三名神隐强者就在他面前,活生生化作齑粉,风一吹,消散一空。

“嘶!”

看到这一幕,魏寅虎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中恐惧瞬间蔓延全身,木讷的转头看了一眼端坐在雅居之内的谢必安,一时之间双腿发软,连跑都没力气跑了。

谢必安随手一挥,床榻之上的西门昨气海瞬间解封,她赶忙爬起身子,抓起自己的衣服遮羞,一脸惊恐和怨恨的看向雅居之外的魏寅虎。

谢必安眉头微微一挑,坏坏的一笑,看向魏寅虎,“原本今日本座前来,是为了杀你的。”

此话一出,魏寅虎顿时吓得一下子跪倒在地,把头磕的“砰砰”直响。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晚辈该死,前辈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似真心悔过了一般的魏寅虎,谢必安轻笑一声,“既然你都这么保证了,那本座要是还这么固执,就有些太不近人情了,这样,你的小命呢,就先留着……”谢必安这话还没说完,床榻之上的西门昨顿时尖叫出声,“杀了他,杀了他!”

谢必安猛地转头,怒喝道,“闭嘴!”

这两个字宛若山崩地裂,方圆数十里内的飞禽顿时被惊的七七腾飞而起,西门昨也吓了一跳,所在床榻一角,再也不敢多说话。

谢必安这才转头看向雅居之外的魏寅虎,一脸微笑道,“命给你留着,让你回去给为本座带句话给你爹,就说三日之内交出魏家所有产业,否则鸡犬不留。”

此话一出,魏寅虎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魏家的家业,而是自己的性命,连忙向着谢必安猛磕了几个响头,“多谢前辈不杀之恩,多些前辈不杀之恩。”

可就在这个时候,谢必安忽然话锋一转,“命是要给你留着的,但是本座也没说全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