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死守!死守!都他娘的给老子死守!”

南华官府内,舒乃秋被五花大绑却还能不被惊醒,而且还时不时地说两句十分没用的梦话,由此可见此人若得到重用,必然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作为。

就在这时,嬴非君非常礼贤下士的来到舒乃秋的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说道“城都没了,你还守个屁?”

浓眉大眼的舒乃秋猛然惊醒,大喊一声“来人!办了这扰乱军心的……”

话没说完便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摸不着头脑。

不待嬴非君和剑北行解释,舒乃秋就直接忽略剑北行的存在,对嬴非君说道

“敢问这位姑娘是怎么在本将军酣睡时进来的?”

“放肆……”

剑北行刚想呵斥舒乃秋的不良行为就被嬴非君挥手打断说道

“你就是舒乃秋?”

“正是在下。”

舒乃秋说道。

“久仰大名,不知舒将军可愿为我效犬马之劳?”

嬴非君说道。

“好说,好说,先给我松绑,一切都都好说。”

舒乃秋终于发现了现在的局势,于是想假装服软说道。

“我着实想不到能用两万人换我十万人的舒乃秋居然这样的无赖,真是让我失望至极,来人,拖出去砍了。”

嬴非君说道。

嬴非君说罢便有两个士卒进来,欲将那五花大绑的舒乃秋拉出去砍了。

“等等!你是嬴非君!我还有话说!喂喂!你们哥俩先别急啊!让我留两句遗言总行吧?!”

舒乃秋在那俩士卒强硬的举动下彻底服软,急忙说道。

“舒将军,你还有什么遗言?是家中的八十老母没人赡养?或是是自己八岁的小儿无人管教?还是怕你如花似玉的老婆们守寡?”

嬴非君冷笑说道。

“虽然都想说,但我还是更想骂你……”

不待舒乃秋说完,嬴非君又不耐烦的说道

“好了,拉出去砍了。”

“我服!我服行了吧?!”

舒乃秋快被拖到门口时,彻底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女霸王打败了,不行不行,临死前必须得骂那小妮子一通!于是十分激动地说道。

“大声点!让你战死的两万将士们都听见!”

嬴非君大声说道。

“我服!”

舒乃秋伸着脑袋拼命的大喊说道。

“再大声!再让我战死的十万将士都听见!”

嬴非君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我服了!!!”

舒乃秋撕心裂肺的大喊道。

舒乃秋这一嗓子有没有让他战死的两万守城军听到这我们不知道,但一定让他活着的三万将士听到了。

嬴非君觉得差不多了,便一挥手,让那两个士卒将那舒乃秋拖回来,冷笑着说道

“舒将军可愿为我效犬马之劳?”

“啊呸!乱臣贼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老子我今天要是说一个行字!老子就是王八蛋!”

舒乃秋见自己性命得以保全一阵后,当即翻脸,豪气冲霄的说道。

“得得得,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来人来人,砍了砍了。”

嬴非君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王上且慢!我们当今正值用人之际,这舒乃秋虽是狂妄,可的确是名将才,末将愿以自己性命担保,这舒乃秋不再冒犯王上!”

剑北行见时机成熟,当即劝谏嬴非君说道。

“这人满口胡言,连自己小命都难保,那里是什么将才?依我看不过是个蠢材罢了。”

嬴非君故作嫌弃的说道。

“王上不可啊!留他必有大用!”

剑北行扑通跪地说道。

“我意已决,快拉出去砍了。”

“王上万万不可啊!”

嬴非君和剑北行这两人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唱的那叫一个不亦悦乎。

就在剑北行泪流满面的时候,被一拖一停拽到门口的舒乃秋都快被嬴非君的话语气疯了,大喊说道

“少瞧不起人!老子当年和你爷爷嬴玄明打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有没有你呢!”

“败军之将安敢放肆?!”

嬴非君怒斥舒乃秋道。

这一吼让舒乃秋彻底明白了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局面……

“舒将军,向王上低头,不仅可保性命,更能保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快低头吧!”

剑北行说道。

“老子是守城将!连自己都守不住还守个屁城?!”

舒乃秋借着自己还能活的一会的时间,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就是这几句话,这让他在嬴非君心中的地位微微升高了点。

“你的城现在是我的了,如果你发誓效忠我,我还可以让你接着守。”

嬴非君恩威并施,就不怕那舒乃秋不跪。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抢了老子的地盘还想让老子给你看着?!前两天老子还高看你一眼,现在看来,尔等智商堪忧!”

舒乃秋心想:骂也骂了,死就死吧。

“你再敢拦我砍他我就砍你!拖下去!”

嬴非君对剑北行说道。

“这……末将遵命……”

事已至此,剑北行也很无奈啊,心想道看来还是自己拉拢人心的手段欠缺火候……

“哈哈哈!嬴非君你个小杂种!还想拉拢老子!洗洗睡吧……”

没有剑北行的阻拦,那舒乃秋很快就被拉了出去,但就是在拉出府门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

南华城里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们在南华官府前跪倒一片,显然是被舒乃秋痛苦的呐喊招来的。

那些百姓们见那舒乃秋被五花大绑的拉了出来,便派了名有头有脸的代表,上前跪倒,大声哀求道

“我等楚地子民愿拥王上!只求王上饶了舒将军!”

嬴非君在府内闻言,对剑北行说道

“你去让那俩士卒留那舒乃秋一命,先听听那百姓是怎么说的。”

“末将遵命。”

说罢剑北行就快步拦下了那个要砍砍死舒乃秋的两士卒。

……

“啊呸!都滚开!老子拼命守的城里尽是你们这样窝囊废,真是白瞎了老子的一片忠肝义胆!都滚开,别碍着老子去黄泉,更别在这丢人现眼!”

舒乃秋依旧死心不改说道。

“啊呸!舒乃秋你真以为我们是为了你才来的吗?!今天下大乱,你作为南华的守城将手握几万雄兵自然什么都不怕!而我等手无寸铁的百姓当如何?!不依附一方霸主只能任土匪响马们宰割!所以为了护我南华的一方百姓,舒大将军你就降了吧!”

那百姓代表低声对那舒乃秋说道。

“自我舒乃秋参军起,我换了三个主公了,如今老楚王对我有大恩,我该如何负他?!我又怎么能投戈向杀十一老王至使天下大乱的贼子嬴非君?!”

舒乃秋心意已决说道。

“舒将军你可别忘了!老楚王家里还有一个疯子!你不顾我们这些委曲求全的百姓,你总得护住对你有大恩的楚王子嗣吧?!你一死是痛快了!可他怎么办?”

那人低声说道。

“这……”

舒乃秋陷入了沉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