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这由得你吗?”

嬴非君有些诧异的说道,她知道眼前的王朝生脑子有病,但又着实没能想到他病得那么重,在此情此景下,他居然天真到连我想活着这种话都能说出口,这不由让嬴非君又小看了这楚王王朝生一眼。

“嘿嘿嘿,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别人不知道你嬴非君的那点破事,我王朝生还能不知道吗?想当年那十二王聚兵百万,与九国开战之时,先帝李鸿鸣为保那十二王忠诚,将他们大小子嗣作为质子尽数接到秦地,那时你我还同床过,事到如今,怎么忘了那个时候对我说过的话?”

年轻的楚王王朝生,满脸怪笑的对嬴非君说道。

“哦?那时我说过什么?”

时隔十年,嬴非君实在想不起她六岁时对这王朝生说过什么了,但她却又不能示弱,于是无所谓的说道。

“嘿嘿嘿,你说你不喜欢男子,只喜欢女人,没错吧?”

王朝生眯起眼睛说道。

“哈哈哈,知我者,朝生也。”

会朝生,就代表了会暮死。

嬴非君借王朝生的名字,暗喻王朝生的下场时,嬴非君竟罕见的笑了起来,但这绝不是什么雨过天晴,而是阴云中杀气腾腾的电闪雷鸣。

“哈哈哈……虞姬!出来见见这位女霸王!”

王朝生狂笑大喊道,只见一位灰头土脸的女子从王府中的一处最为茂盛的花草中起身,像枝初展枝哑的花儿,伸着懒腰,大梦初醒般的神态,让那双泛着秋水的眼眸深陷在梦幻之中,浑身带着梦幻的气息,使她整个人在这现实的世界里显得无比脆弱。

嬴非君看着眼前梦幻且脆弱的女子,像是孤独已久的生物找到了同类一般,震惊中带着喜悦,对那名叫虞姬的女子说道

“你身上有一股令人着迷的味道,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那女子呆呆傻傻的点摇头,但却就是不说话。

于是那王朝生讲故事般解释说道

“三年前,也就是你正威风的时候,我在皇都的酒肉场里捡到了她,那时的她快被畜生们糟蹋成一滩烂泥了,我救了她,给了她衣服,也给了她名字,她和我一样,脑子都有问题,她记不住任何东西,所以她出淤泥而不染,身体受过万般丑恶依旧有着如你所见的眼睛……”

“够了,将她给我,我可以再饶你一条狗命。”

嬴非君看着花草中的女子,冷冷说道。

“稍安勿躁,让我把话说完,如何?”

王朝生悠悠说道。

“将她给我,还是我杀了你后再将她给我?”

嬴非君说道。

“她只听我的话,你想要她就必须让我点头,不然,玉石俱焚。”

王朝生说着便将怀中的一柄用来修剪花草的剪刀扔给那名为虞姬的女子,那女子静静的将剪刀抵在自己修长的颈间,默默的站立在那花草丛中,像一幅意境盎然的画。

“我若是让她死不了呢?”

嬴非君冷笑说道。

“请,死。”

王朝生说道。

请字对嬴非君说,而死字则是对那虞姬说道。

只见嬴非君腰间宝剑出鞘,一击之下,将虞姬颈间剪刀挑落,名为虞姬的女子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霸王,一时,竟没有去弯腰捡起剪刀自行了断。

“虞姬!”

王朝生一声大喝,喝醒呆呆的虞姬,那虞姬弯腰捡起剪刀,却又被那嬴非君用剑挑落,重重复复很久次后。

虞姬再也不捡那柄剪刀了,而是一直痴痴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霸王,嬴非君。

她看嬴非君的眼神像孤独的人第一次看到镜中的自己一般,久久难以把注意力从对面人的身上移开。

嬴非君用剑挑起那柄剪刀,扔给王朝生,看着东边刚刚破晓的朝云,说道

“王朝生啊王朝生,算你命好,是在早晨碰到的我。”

“哈哈哈,那我岂不是得感谢你的八辈祖宗?”

王朝生说道。

“这女子很合我胃口,所以我今天不杀你,但你也别给脸不要脸。”

嬴非君说道。

“她不死不代表她会跟你走。”

王朝生不死心说道。

“来,虞姬,到我怀里来。”

嬴非君将手中宝剑纳入剑鞘中,笑着说道。

那名为虞姬的女子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从那花草中走出,像是从画中意境中走出的美人,趴到嬴非君身上,呆呆傻傻的一动不动。

嬴非君小心翼翼的将脆弱的她抱起,对王朝生说道

“她不需要跟我走。”

说罢,然后就抱着怀中美人转身离去,嬴非君身后的几队兵甲齐齐退避,留出一条由两排甲士构建的道路,嬴非君抱着怀中美人步履潇洒的消失在这条道路的尽头……

“虞姬!你个没良心!我救你养你!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王朝生大喊道。

“她不走,你就得朝死。”

嬴非君冷冷的话语从远处传来。

王朝生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

南华官府内。

“王上,官库粮草已经清查完毕,一共五十万石,至于降兵……”

剑北行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有什么难事。

“但说无妨。”

嬴非君认真的看着手中的竹简说道。

“不足三万人……”

剑北行咽了口口水,说道。

“剩下的投奔谁了?”

嬴非君冷冷说道。

“除了战死的,没有逃兵,据他们所言,他们人数一共不过五万……”

剑北行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用不足两万的兵力,耗死了我整整十万将士?!”

嬴非君恼怒说道,她着实接受不了这个回答,她人生的第一仗竟打的如此窝囊,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有一个人末将觉得王上必须得见见。”

剑北行不顾嬴非君恼怒,胆大包天的说道。

“何人?!”

嬴非君十分暴躁的说道。

“南华城守军将领舒乃秋。”

剑北行说道。

“就是他玩死了我十万将士?”

嬴非君强忍恼怒的说道。

“据投降将士所言,南华官府本意是开城投降,执意拒王上大军的就是他舒乃秋。”

剑北行娓娓道来其中原委。

“将他带来。”

嬴非君说道。

“这恐怕不妥,他能以两万换十万,说明他是个人才,如今王上虽拥兵数十万但良将甚少,如果有那舒乃秋的投诚,这无意会成为王上成就霸业的一大助力,如此看来,王上应该对那舒乃秋用礼贤下士之计。”

“他现在在干什么?”

嬴非君问道。

“……睡觉。”

剑北行汗颜说道。

“好,就让他睡,你去带人趁他熟睡的时候给我绑来,我倒要看看你舒乃秋是吃什么奶长大的。”

嬴非君冷笑说道。

“这……”

剑北行说道。

“快滚,快滚,别在这烦我,烦那舒乃秋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