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它悄悄来了!

原本就比较浑浊的湖水,此刻被诸多凯门鳄的鲜血染得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陈锋估摸着这一波下来,凯门鳄群至少减员一半吧。

河马这边,几乎没什么损失,唯一几头受伤的,还都是在混战之中,被自己的同类咬伤。

话说这群河马也真是夯货,对敌人狠,对同类也狠!

但从大局上来讲,笑到最后的无疑还是河马群,这一点无可争议。

一晃又过去半个月,长时间不下雨,几乎要把众多动物逼疯了。

尽管这儿的旱季比非洲温和了无数倍,但对很多动物而言,依旧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倒在陈锋山前的动物不计其数,都成为了他们的口中美食。

仁慈,不存在的。

毕竟他手下能用的高级战斗力,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个罢了。

所以维持现在的状态就挺好,简单来说,就是将敌人的数量,始终维持在自己可以应对的范畴内。

胆大包天,狂妄自大的动物永远都有,然而陈锋并不手软,他手下的红毛猩猩,会用手中的箭,让它们领会到,什么是傲慢的代价。

就连自己同种族的美洲虎,陈锋也毫不客气地干掉了三只。

对此,他内心毫无波澜,动物之间,在面临生存问题时,都是一视同仁,毫无客气可言。

与此同时,陈锋也在不断改进手下的武器装备,用柔韧有弹性的兽筋取代了原来的绳弦,这样张力更足了。

至于弓身的材质,虽然还是老样子,但也够红毛猩猩们发挥了。

这样一来,陈锋手下的领地,几乎是固若金汤,当然,前提是不能遇到大量变异生物。

与此同时,东边的沼泽地带。

那条头上长角的奇异巨型森蚺已经几乎将沼泽内的动物给清空了。

如今的长角森蚺可不是昔日阿蒙,体型赫然超过了十米,而且很粗,很壮!

自从它变异之后,食量和过去完全不同。

过去要么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看着日益萎靡的沼泽地,长角森蚺终于决定,离开这儿,另觅去处!

森蚺喜水,越是潮湿的地方它越喜欢。很快,它就吐着蛇信子,优雅的游向西面。

自从变异以来,这条长角森蚺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长足的提升,当然也包括嗅觉。

此时它便能清清楚楚闻到,西方,似乎有好多美味的食物呢!

一场杀戮危机,即将降临!

由于长期没有降雨,不少支流全都断流了。

动物们都在寻找新的水源,没有水,它们的下场就是渴死。

比如山脚下那条支流的凯门鳄群,就被强悍的河马给逼得不得不迁徙。

当然,后来河马也混不下去了,也选择了挪窝。

所有的生物都在寻找出路,不寻找出路的结果就是被逼上绝路,最后走向死路。

所幸大河依旧坚挺,虽然水位降低不少,但由于底子雄厚的缘故,所以并无大碍。

这就是同为热带气候,雨林这边优越于非洲的原因之一。

当然,解决了饮水问题之后,河边的动物不时会大打出手。

原因很简单饿了。

饿是一种很奇特的状态,饿到极点的时候,动物,甚至是人类,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所以,河边不仅是一些动物的水源地,也是不少动物的食物来源地。

那条长角森蚺,此刻就静静盘踞在河边的一棵巨树上,无情的双眸冷漠地注视着下面。

一头貘小心翼翼的站在河边喝水,每喝两口,就立马昂起头,警惕地四处张望。

现在河边都是大佬啊,由不得它不小心,稍有差错,就是一个字死。

陈锋则不声不响地蹲伏在不远处的草地里,他已经瞧上了这头貘。

这哪是一头貘啊,这分明是一大块好肉哇!

但是看到对方如此警惕,他也就耐住性子。

毕竟这家伙此刻就在河边,一蹿就下去了,它的速度也得到了提升,下了水比鱼游得还快,真未必能抓住。

耐心,是陈锋一向信奉的准则,就和钓鱼一样,沉不住气,很难会有大鱼上钩。

巨型森蚺轻盈地下了树,通过蛇信子,它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是昔日的猎物,也是它不共戴天的仇人!

上次,就是这头该死的美洲虎,差点咬穿了它的脖子,给它留下了蜕皮都无法抹去的伤痕!

如今它实力大涨,在沼泽地那边根本就没有敌手,所以森蚺很自信,对方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口中餐!

依旧是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套路,森蚺利用其身体的柔韧性,神不知鬼不觉地缓缓前行。

几百公斤的身体压在草地上,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然而森蚺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它的老对手,比它的进步更大!

陈锋只感觉背后凉飕飕,心中没来由得发了紧。

这是人类第六感和动物本能结合后的意识产物,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前发现敌人的到来!

陈锋毫不犹豫的转过头去,他对自己的直觉有绝对的自信!

是它!

陈锋瞳孔骤然收缩,这是曾经偷袭过自己的森蚺!

凭着脖子上的醒目疤痕,让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只是这条森蚺是吃了什么,居然都长这么大了!

最奇异的是,这家伙的头顶竟然长了一根长长的角,虽然看上去挺丑,但是陈锋知道,这绝对又是一条变异的进化种。

陈锋之前遇到的几个进化种,都是单一属性进化的动物。

要么变大,要么有了一些特殊功能。

但是,还没碰见过又变大又有特异功能的,这是第一条!

这根丑陋的长角呈白色透明状,陈锋推测这条森蚺的能力恐怕来源于此。

既然来了,就别走吧!

陈锋默默呼唤援兵。

潜伏在另外一边的秦狼,立即飞一般地冲了过来。

当然,面对这条角蚺,陈锋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并不知道,这家伙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至于森蚺早已按捺不住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它恨不得生吞陈锋而后快!

森蚺的粗长身躯迅速游动,灵活的动作丝毫不像是拖着几百公斤负重前行的动物。

“嗷呜!”

陈锋也吼了一嗓子,示意秦狼学习下掏杠小王子的技术,去森蚺的后面捅它腚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