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六十四章 试探试出了毛病

在场的人一听到郭侠的话,连忙捏着衣袖,恨不得马上逃脱这个屋子,匆匆地饶过郭侠,跑出去了。

除了一人,站在原地。

那人神情淡漠,仿佛这些天遭遇的囚禁都不是事,只是一件平常小事,黝黑的脸庞并没有掩盖住他那份淡然的气质,从一开始的商户,就数他最有眼缘,放在人群中最显眼。

现在正是印证了,留在了最后,给郭侠一惊喜,撇眉,仔细瞧了一眼。

——

太阳照射在大地的第一缕微光,提醒万物生灵白昼到临,一切该有重燃斗志的指望,但渐行渐远,到了人们头顶上的时刻,是为了让生活在地面上的万物,明白苦难的到来。

午后,小憩。

云珏没有散开头发,那是造成专门花了半个时辰打扮的,若是弄花了,她会心疼的。

连云簇团厚被,里面是轻如鹅毛的棉絮,塞了淡淡的碎茶叶不多,放在各个角,让人躺下去闻着安心舒适,盖着入睡也稳妥。

云珏刚从小憩中醒来,固定的时间、差不多的时长基本上已经成了她每日的习惯,压着箭,云珏从床上慢慢做起,并没有惊动在外间整理衣物的白蕊。

云珏低头,用右手手掌轻轻按压左肩,又揉了揉,皮肤伤疤愈合了,摸着也没什么异样了,庆幸当初没有涂毒药和伤着骨头,“白蕊。”

扬声喊道,正在外间整理衣物的白蕊立刻进屋,云珏打算再上一次药就停了,也不需要过久的涂拾,左肩不太方便,一直都是由白蕊替她弄。

一想到这,云珏心中就隐隐不爽“潘泽雨那个蠢货,没有学到他父亲泥鳅般的滑溜,却将潘震暴虐残忍的性子那了个十成十的稳。”

郭侠将人审出来了,潘泽雨做的,当日在义城窝窝底下退了兵,相比心中不甘就罢,拉了人跟当初派了韩良去庆安一样,潜入这义城意图不轨。

这一笔账,云珏悄悄地给他记上,来日一起还。

也不知怎么的,愈发到了义城,云珏都感觉自己的性子不太似之前那么随便,反而对什么都有了反应。

用白布仔细包裹号,白蕊重新给云珏穿衣整理好,对着梳妆镜,仔细核对过了,云珏去了书房。

桌上是云珏要郭侠打探的事情,弯腰拿起其中一则,最上面一般是最紧要的,一行一行的看过去,自言自语道“果然,庆安的驻城是一道幌子。”

放下手中的信件,上面是安放在庆安的斥候,得知出了大事,连忙又往回跑着,上面写道“刘典连夜悄咪咪地摸上了驻城的城门,说是探探深浅,不过带的兵马不像是要简单弄一弄,一下,出了事。”

潘震事自己发家的,不可能是不知道庆安缺了兵会有什么下场,驻城的兵力薄弱只是个幌子,是想看看谁在庆安背后作妖,这是个好计策,但也要用对时候,潘震在这种事情上总是花费心思,不用在正途上。

他人现在在黔中自身难保,还想着汉中的老家当、舍不得放,头重脚轻、分不清主次,两边都失了策,这个时候不放弃一方,简直是贪心。

不过在这方面许多人都很难有抉择,本来两边都是自己的,若是潘震太果断,云珏还真不希望。

刘典上了当,两伙人,分别前往了两座驻城,所以说刘典是疑心过重,反被聪明误,两边的人数都不低啊,看来是本着想要先拿下一局的想法,没想着全进去了。

死伤惨重,无一例外,听上面说道,探子一进去就被抓着了、一击必中,不留活口,一波被坑进去了,另一伙是在城门口被围剿,屠杀。

城里的人计算的很好,想要将来的一概人等全部绞杀,事实上也做到了云珏思索,庆安城里有个精于算计的军师啊。

又低头看了一眼信件,云珏的心情瞬间有些愉悦,很多年没见郭廷了吧,不过她带点小礼物就算了,她相信郭廷不会让她失望的。

很快,就要有好消息了。

汉中与黔中交接的营地中,郭廷正在帐中指挥运作,他和李熠总得有人在后方指挥,这次李熠破天荒地自愿前往。

门帘被掀起,一粗糙大汉,面露喜色地说道“将军,人回来了,是凯旋凯旋。”

凯旋也相当于,李熠抓到人了,郭廷抄上自己的武器,连忙出了营帐,前去迎接李熠。

营门口,风尘扑鼻、李熠一脸疲惫,看来潘震这货没有让他那么好逮住,定然是花费了不少力气、精气,对方身边的人身上、脸上多少有些血迹和伤痕。

临死之人的反扑,是绝冽的、不要命的、决死一生的,这样的人死前反抗最危险,想必李熠也死了不少人。

有几个男人推着一个大箱子,跟在李熠的身后,郭廷上前,挑眉试探“死了多少人,怎么抓到的?”能这么高效快捷,郭廷也有好奇心、小小的对比心,总得知道下,然后回去同小妹说道。

李熠的脸上有着些许的得意“伤亡很小,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是不会随便让他们当成我的挡箭牌。”

前一句有些许得意,但后一句话却十分严肃,眼底的坚定告诉郭廷一个念想,对于他李熠来说,出生入死的是战友、同袍,他们是一份子。

听这话,跟云珏有些像,这个世界上太多人的事不管她的事,但只有有了关系,就不能随意放手,挺护犊子的。

随后李熠解了郭廷的惑,口中说道“我将围绕潘震那一范围的树烧了,顺着大风的方向,将大部分的人熏死了,等待时机。”说的时候语气漫不经心,但其身上的血迹掩盖不了,他们之前遭遇过一场血战。

郭廷并不戳穿他,这些年的历练打磨,虽然没有让他的性子得到改变,但是却可以学到学到许多的新东西,譬如

该沉默的时候,可以稍稍的沉默一下。

一进营中,郭廷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踱步、上前推开那个箱子、去确认里面到底是不是潘震的尸体,李熠拒绝了他,说是想让知道沐云珏为什么那么想要潘震死,而且是死在黔中。

别拿那封信上所说的“什么劫了人家的粮,抢了人家的财,犹如杀人父母、断人后路,害怕潘震回了汉中拼命报复,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狗屁。

若真是这样,她又何必用了剑南道的名声,这不更招人恨,可见有其他鬼名堂,想当初在京城救了她一命时,豆蔻年华的世家小姐,竟然在偷听堂堂王朝长公主的墙角,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沐云珏这人,不是他表面上所看见的一个女子,这个女人跟所有的女子都不同,他也不能用简单的方式来看她,既如此,那就深入了解好了。

知彼知己,才能更好图谋。

郭廷抓了抓自己很多天没有刮胡子得下巴,眼神飘忽不定,内心有些不错,嗯磕磕巴巴地说道“唔用了剑南道得名声,所以啊,才更招人恨,那不是更容易招到潘震那人的歹毒报复,这才更要提早下手。”

说完了,郭廷还嘿嘿一笑,看上去像个傻小子,但谁知道他手上了沾了多少血腥。

越过他,李熠在营帐中的主位上坐下来,双手合十,沉默不语,眼神里分明什么都不信。

心中勾笑,讥讽说道“这么怕,还费尽心思在汉中搅动风云,这是玩过家家?!这么怕,不想着逃跑,想让潘震直接当下死在黔中,这思考问题的方式够特别的,这是正常想法么?!”

完全,即使郭廷打哈哈,李熠也一万个不相信那个正在汉中行事诡秘、谋划计酬的女人,会摆出小家子的胆子,然后说自己是未经世俗的小白兔,呸。

瞧着今日不说个大概,李熠怕是不会让我等瞧看箱子里面的情况,郭廷猛然破涕为笑,这多大点事,然后耸肩、摊开手,摆出表情。

“你也知道,这全都是我小妹作主,我是没有说话权的,若你真是有想知道的,可以直接去汉中找她,我也帮助不了你。”郭廷拿出态度,直接说明这些都云珏一手操持的,他只管做,不懂问。一概不知道,你想知道可以亲自去问小妹。

“我相信你不会在这事上开玩笑,叨扰这么多天,就不打扰了。”郭廷说罢,想想要带着人先走了,自以为找了个极好的借口,大概拍怕屁股溜了。

反正西北,天高皇帝远,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那行,我让人跟着你一起走。不多,正好去汉中,去瞧瞧我那剑南道的代言人。”李熠口中向外一个字一个字蹦出的组成句子,时不时停下点点头,眼神赤诚,仿佛事发自内心这样认为的。

招手,立刻让人去办了,他这里的速度可不是盖得。

“这就算了吧,太耽误,没关系”郭廷说道。

打断话,撑着手,不依不饶的李熠说道“欸,这怎么行,刚才你不也答应了么。”

合作双赢请神容易送神难。

“完了。”郭廷心中想到,他好像给小妹请来了一位了不起的神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