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切肚子太疼,还是枪子打死好了

幕府于宽永十六年发布了最终的锁国令,并将平户的荷兰商馆迁至长崎。也就在同年,幕府命福冈黑田家在长崎港入口处的户町和对岸的西泊两处修建番所,并驻兵守备。第二年,佐贺锅岛家又前来替代,两藩依旧一年一交替,轮流在长崎驻防。

两处番所由于地处长崎港之冲口,因而被称为冲两番所,又因两藩定驻长崎的藩兵都是一千人,是以又名“千人番所”。

区区一千兵丁,纵然再加上长崎的浪人、野武士等,那点人力对于郑军舰队言也是小菜一碟。

听闻了败讯后,再看到郑家水师舰船轻易的轰平了烧香岛和高鉾岛上的炮台,然后水师直入长崎湾的深处,松浦镇信的前往似乎半点作用也没有,锅岛胜茂额头上终于渗出了明汗。

这下事情真的是闹大了。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抓住田川母子来威胁郑芝龙,但马场利重和山崎正信阻止了锅岛胜茂的疯狂。

这两个不被锅岛胜茂放在眼里的奉行,早前不敢对着锅岛胜茂说一个不字,因为双方的地位相差太悬殊了。哪怕他们是德川家的旗本,但也要看锅岛胜茂是谁不是?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锅岛胜茂的冒险已经注定失败,他已闯下大祸了。

这次事了,锅岛胜茂自己要完蛋不说,就是那锅岛家也要跟着受连累。

至于锅岛胜茂已经向佐贺藩发出急召,召藩兵来援,可距离最早的谏早藩兵也不可能立马就赶到。

“找荷兰人!”马场利重叫着。荷兰人一直想扩大出岛商馆的面积,却始终没被长崎奉行答应,这次只要用这个做交易,荷兰人肯定愿意的。

一群已经火烧眉毛的人,都不去想荷兰人愿不愿意看到郑芝龙与日本人交恶?这都不是在饮鸩止渴,而是在以地事秦,抱薪救火。

接到日本人通知的出岛荷兰商馆内的馆长斯尼特克一口答应了下,然后就带着高级商务雅各布在码头乘坐小船驶向了目的地。

因为周边都是日本人,俩人说话见很少说话。反倒是斯尼特克与带引自己的日本通事多有交谈。

当知道了郑芝龙杀来日本的舰队规模后,斯尼特克不觉得挑起了眉毛,“哦,天主在上,你们究竟做了什么?让郑如此愤怒,这可是他的主力舰队。”

要是一下子都折损在日本了,荷兰人做梦都能笑出声音来。但是,斯尼特克做梦都不敢想的这么美。就日本人的水面力量,不是斯尼特克看不起他们,那是不可能把这么多大型风帆战舰都一网打尽的。除非再来两回神风。

不过荷兰人对日本人的陆军实力还是很信任的。

这里有许多的武士,就像是欧洲早前的骑士一样,一个个虽然傲慢无礼,却也非常勇敢。还有众多的人口,他们还会制造火枪和火炮,有着强大的战争潜力。这让荷兰人很确定,自己哪怕是在海上战胜了日本人,也无法从陆地上战胜这样一个强劲的国家的。

所以,从开始的葡萄牙人,到后来的荷兰人,欧洲人对日本始终是以商贸为第一位。甚至不叫传教,荷兰人都答应了。他们可不是葡萄牙。

“请恕我直言,扣留人质的手段并不怎么光彩照人。我很能理解侯爵阁下的愤怒,但我也希望您能冷静下来想一想,日本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如果挑起战争,我不认为您能获胜。”

郑芝龙是懂荷兰话的,所以斯尼特克直接用荷兰话与郑芝龙交流,俩人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不仅没能把郑芝龙劝的心平气和,反而叫他气愤不已。

斯尼特克跟日本人有仇吧,一直拿日本来压郑芝龙,这不是火上浇油么?但这就是斯尼特克的打算,横竖日本人被拦在了外头。

郑芝龙嘴巴里都爆出出口来了,可心中却冷若冰清。他想到了外头的日本人,真该把这些人放进来,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请来的帮手的丑陋嘴脸。

关键时刻欧洲人要能靠得住,猪都能飞。

郑芝龙看着斯尼特克与雅各布离去的背影,脑子里只想到了历史上那一次次的调停,一次次的以夷制夷,制他个奶奶的嘴了。

“父亲,这荷兰人跟日本人有仇吧?”郑森现在很反感很反感日本,锅岛胜茂阻挠田川母子归国这一件事,就把日本在他心中本来不错的印象给砸了个稀巴烂。

但他再是对日本恼火,斯尼特克火上浇油的举动,那也是能看得出来的。

“荷兰人当然希望咱们跟日本打起来了。这样来,巴达维亚的压力才会减小么。而且,这战事一起,日本人还会更加的依赖他们。”

郑森点头称是,这道理很简单,很一目了然。

“你去带兵那长崎拿下吧。再等几天,等日本的援军赶到了,咱们再跟他们狠狠地干一仗,然后就去江户逛逛。”就跟对鞑子时一样,有着战略上绝对主动权,那这战争打起来就爽。

郑芝龙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这种吊打小日本的爽感在穿越者的心中是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绝对无法体会的。虽然南国百姓提起倭寇来也会恨得咬牙切齿,但这点恨跟后世相比,就太小巫见大巫了。

心情爽的飞起来的郑芝龙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命令对长崎港的灾难影响。

当几艘鸟船、乌尾船驶入长崎港的最深处,清扫了日本人最后一点防御武力后,老闸船就开始运载着一船船的步军登陆了。

从挺着刺刀的火枪兵到身披铁甲的铁人军,潮水一样涌入了长崎,所到之处,无有抗手。

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的长崎,真不是一般的富饶。自从葡萄牙人发现了这儿后,也不过是几十年的时间,长崎已然是岛国一等一的富庶之地了。

大批的商贾聚集在这里。每年,这里都有一二百条贸易船只停靠。这些船只或是满载着大明的丝绸、糖类和瓷器等物而来,还有棉布、文房用品、书籍、漆器、中药、工艺品,乃至是化妆品等,或是装载着一些西洋来的稀罕物,给日本人带来源源不绝的所需。当然也运走了他们辛苦开采的金银。

要知道现如今的日本,别的不多,就金银多。只是一个佐渡岛,就能够叫幕府上下过上奢侈的生活。更别说还有石见银山、甲斐金山、伊豆金银山等等。

从战国那个把金银山当做战争底气的时代走来的日本,现如今那是个名副其实的‘金银岛’。

所以,不过是数十年的时间,长崎就已经汇聚了小十万居民,在人口近两千万的日本,如此人口并不极其突出的多,但却已经是实打实的大城。

因为商贩太多了,这座因为贸易而聚集形成的城市又缺乏长期规划,或者说是习性使然,长崎城下町中道路狭小,建筑一幢连着一幢。

因为富商很多,作为如今日本仅有的一座对外窗口,城中到处都是装饰雅致的商店——仔细去观察,这里就是酒馆、饭店和旅馆的装潢、环境,也比其他城市的同类所在要高。甚至平均值都能超出江户来。就是因为这里的有钱人太多了。

天守阁上,马场利重和山崎正信看着哗啦啦涌入长崎城下町的大批郑军兵丁,眼睛里全是绝望。

“长崎完蛋了,我们也完蛋了……”山崎正信眼泪都止不住了,他不想死啊。正值盛年的他明明还有大好的前途,要知道长崎奉行的地位是很高的,就是过个两年被召回江户了,他也能有个很好的前景。

但是现在呢?长崎被郑军攻陷了,他和马场利重就只有且腹谢罪,也只能切腹,才能保持住自己家族的名誉不被沾污,保证自己的子孙后代还能顺利的出仕。

“是我们的运气太不好了。竟然撞到了锅岛胜茂这个匹夫……”马场利重恨声说道。

战国的时代已经远去,当年的风云人物早就已经病去,幕府传承都已经是第三代了。可偏偏让马场利重和山崎正信撞上了锅岛胜茂。如果是福冈藩的黑田忠之,他们还能有些话语权。可是面对着强势的锅岛胜茂,俩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锅岛胜茂主导了一切。

当然,他们都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任由锅岛胜茂胡为,这未尝不长崎落到现在地步的一原因。

可不管怎么说,到了现下地步,锅岛胜茂切腹不切腹他们已经管不到了,山崎正信和马场利重却肯定是要死的了。

“我不切腹,就算被铁炮打死,我也不切腹。”看着山崎正信抽出了肋差,马场利重直摇头,切腹太疼了,就算有人介错,马场利重也不愿意去忍受。

对比自己拿刀子切自己的肚子,他觉得还是被别人打死更好。

说罢头也不回的就跑下了天守阁。

山崎正信震惊的看着远去的马场利重,他还想着叫他为自己砍人头呢。“八嘎,八嘎,你这个懦夫,大大的混蛋,大大的混蛋。”

狠狠地发泄着心中的愤怒,山崎正信想到了锅岛胜茂,但转而他就打消了这个主意。还是别去自讨欺辱了,他收起肋差,回到天守阁里,端起桌几上准备好的清酒一饮而尽。然后提着太刀下楼了。

“死吧,都死吧,死干净了,罪过就也干净了。”

对从眼边跑过的惊慌侍女,山崎正信看都不看,更不去管她们。自己就拎着刀子,守在本丸大门前。

随着几声枪声和惨叫声传来,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传来,山崎正信知道自己的最后时间也来到了。刚才他都已经听到了马场利重的惨叫声了,现在就也轮到他了不是么?

本丸后院,锅岛胜茂正看着一盏油灯愣愣出神,周边全是神态紧张的近侍,以及一名唐通事。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油脂的气息,不止是房间里,连整个后宅,连很多房屋上都带着一股浓郁的油脂味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