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 第一课

“两件都很不错,你想不想去做一位礼服设计师,我恰好认识几个在这方面很有名的人物,他们会帮你介绍足够富有的客户。很快你就能名扬新伊甸世界,何必再去当克隆飞行员呢。如果你想,可以雇佣克隆飞行员当飞船驾驶员。”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里,克莱尔就像在变魔术,脱衣服和穿衣服的速度同样神速,一会儿是旗袍一会儿是晚礼服,洪涛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好在兴奋劲儿来的快去的也快,最终还是决定把旗袍留在身上,她好像对长坎肩那样的大开叉情有独钟。

“我还是更喜欢当克隆飞行员,如果不用每次训练都死去活来的话。”

这个建议只在洪涛脑袋里转了一圈就被否了,能穿这种衣服的人没怂的,自己就算设计的再好,名声再高,在她们眼中也顶多是个做衣服的。

古人不是说了,伴君如伴虎,和这种人靠太近又没有自保能力的话,保不齐哪天碰见个就喜欢穿长坎肩的,还得倒霉。命运必须抓在自己手里才算命运,这一点洪涛非常肯定。

“好吧,你赢了,可我不敢保证全无痛苦,该承受的必须要承受,最好的办法就是百分百听我的命令。”看了看洪涛,又看了看身上的旗袍,克莱尔觉得这个交换很公平,向里面一指,一伸手又把旗袍扯掉了。

“……现在就开始?刚吃完饭,要是吐了……”

后面除了垃圾堆和实验室就是那些维生舱,洪涛很容易判断出她不是让自己去捡破烂,也不需要自己帮忙搞研究,那就剩下最后一个出路,进维生舱开始克隆飞行员的训练,然后胃里就开始抽抽。

“记住,听命令才能减少痛苦。把皮肤衣脱掉,我很奇怪,你可以设计漂亮的女士礼服,为什么不能给自己设计一件像样的皮肤衣呢?难道劫持你的自律无人机程序里是个女人?”

这个理由显然不足矣抵御克莱尔当老师的热情,她率先向后走去,一边迈着猫步一边对洪涛这件皮肤衣做出了评价,很低。

“我们还有两天就要去自律无人机的母巢了,如果你不想再一次被劫持就赶紧进来!”还是那座维生舱,洪涛磨磨蹭蹭跟过去时克莱尔已经悬浮在里面了,通过主脑发出了最后通牒。

“我又不会驾驶飞船,干嘛非跟着,把碎片拿回来我翻译多好……”

面对这么一具完美到无瑕疵的身体,要是换个方式洪涛真能鼓起色胆。可是只要进入这个玻璃蛋里,自己就只能任其蹂躏,半点反抗的可能都没有,太矛盾了。

另外对去自律无人机老巢里偷东西洪涛真比较抵触,要是无人机那么好对付,三国早就把它们灭了。这显然是个很危险的活儿,何必非带着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嘛。

“主脑,把他弄进来!”说不过就动手,一点道理都不讲,这就是洪涛面临的窘境。再能说也没用,一只机械臂就把所有努力都抓碎了。

长话短说,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每天洪涛只能睡三个小时,还得在维生舱里泡着睡。这段时间克莱尔会去实验室做她的材料试验,其它时间两个人就并排泡在玻璃蛋里,意识连接在一起接受单方面灌输。

克莱尔倒是说到做到,只要主脑觉察到洪涛大脑负荷过重就会降低灌输信息量,可时间不长,一旦数值离开红线,洪涛的脑子里立马就开锅。

这时洪涛才知道她为啥非要让自己泡在维生舱里接受训练,真不带什么意图,而是防止自己吐。衍生物溶液把肠胃灌得满满的,想吐也吐不出来。

其实到了第二天自己也没东西可吐了,克莱尔真是个狠女人,对别人狠。她只允许洪涛进行了两次排泄,然后就不让吃东西喝水了,全靠注射普通人用的营养液维持营养摄入。而且不会感觉饿,还是那个原因,胃肠里塞满了果冻,随便蠕动,啥也消化不掉。

飞船驾驶和空间测量是这次训练的主要内容,当然了,光靠一次填鸭似的教学不可能学会所有内容,按照克莱尔的计划,至少要经过半年的训练和实际操作才有可能初步掌握。再深入的知识就不能光靠学习了,得在今后的驾驶过程中自己摸索总结提高。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大脑基础很好,非常适合做克隆飞行员。”结束了两天的课程,克莱尔也给出了她的评价,不算低了,也不是客套。她从来都不和洪涛客套,估计是犯不着。

用她的话讲,洪涛有可能是因祸得福。被自律无人机给剥夺了意识,但活下来之后大脑里不光多了点残留记忆,还成了张白纸,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免去了原本记忆和注入记忆之间的排斥现象,接受起来非常顺畅。

虽然起点低可是进步快,由于克隆飞行员的大脑运作方式与普通人类有了很大的区别,像洪涛这样不傻的白痴反倒更合适。

“这尼玛算怎么回事啊,我不成主脑的配件了!”

克莱尔的本意是夸奖,甚至还有点嫉妒,但在洪涛看来真没啥可值得高兴的。脑子里那些被强行注入的东西,自己根本就理解不了。可是吧,一和主脑连接,这种情况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飞船主脑可以理解和执行,就像自己大脑也理解了一样,但和主脑断开连接之后,该啥样还是啥样,自己的大脑仿佛就是个u盘,再高级点能算个协处理器。

“我觉得你越来越聪明了,没错,现在你的大脑就是飞船的一部分,还可有可无。等到你能和飞船主脑平起平坐时,就可以独立驾驶飞船,普通飞行员的上限到此为止。让飞船主脑成为你的附庸,才是克隆飞行员的目标。我要给你一个奖励,想不想看我是如何意识转移的?”

面对洪涛的埋怨,克莱尔一贯的用实话回应,句句扎得洪涛浑身冒血。但还不一下扎死,血还没止住呢,就往嘴里塞糖块。

“……想……就不怕我偷偷做什么手脚,让你永远也活不过来?”不怪克莱尔狠,得说洪涛没出息,给块糖就含着,然后自找不痛快。

“你可能不是头一个这么想的,却是头一个这么说的,我也相信你确实这么想了,可你做不到。好好看着,将来有一天你也会经历的。”面对如此赤果果的挑衅,克莱尔依旧是用笑容回应,无非就是多了个向上指的动作。

洪涛没抬头看,看也没用,什么都看不到。但他坚信,只要自己敢做出什么让主脑误会的动作,就会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被激光射线加热成蒸汽。

于是洪涛又多了个想法,为何不去琢磨琢磨软件编程的技术呢,要是能控制别人的主脑,基本就等于控制了大半个世界!就是不知道自己那点地球水平的软件编程知识和现在差多远,还能跟上吗?估计够呛啊。

克莱尔意识转移的过程平静、平缓、平和,但在背后却隐藏着一股子冷漠和无情。好好的一具身体,跟了她好几天,什么毛病没有,只因为无法加强某方面的功能就被她给遗弃了。

当那具失去了意识的躯体被主脑操控着机械臂从维生舱里抓走时,洪涛心里对机械怪的抵触情绪又多了几分,这尼玛就不是人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