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六六章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这就是坑害衍圣公啊!

曲阜。

“杨,杨佥事,胤植有孝在身真不能去啊!”

孔胤植脸色苍白的哀求着。

刚刚袭爵不久的他,的确算得上有孝在身,孔尚坦才死没几个月,当然,这并不是他不肯接这个差事的原因……

鬼才接这种差事呢!

“夺情呗,再说这又不是要对寰兄去哪里赴任,一去几年,就是作为钦差到江南走一趟,两三个月就回来,先太保在天之灵会体谅,毕竟咱们这是去为皇上办事!这也是皇上对衍圣公的器重,皇上年幼,仓促继位,除了衍圣公这样德高望重的旧臣,还有谁能让皇上信赖?”

杨信拽着孔胤植的胳膊,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

那些奴婢目瞪口呆地看着。

杨信又升官了,由原本的锦衣卫指挥同知,跳三级升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正二品,当然,仍旧是锦衣卫,他的锦衣卫是锦衣卫籍,就像方从哲同样是锦衣卫籍却做首辅一样。

“杨佥事,你且容胤植上奏陛下禀明此事,胤植真得守孝啊!”

孔胤植喊道。

话说衍圣公都快哭了。

这江南不能去,以他的头脑当然明白杨信去干什么,刚刚东林等江南书院的山长,带着几千学生在南都哭文庙,给李三才等人鸣冤,这边紧接着杨信这个小皇帝的头号打手,也是这一案的罪魁祸首就南下,这摆明了就是去大开杀戒的。

他去?

他去就成帮凶了!

他去就成阉党爪牙,从此声名狼藉了!

更何况还整肃文风?

这是什么鬼?

带着他孔家收藏的那些儒家典籍去江南挨个书院找茬,把那些非官方解释的儒学解读统统归纳为异端,然后杨信以此为依据,向那些学政检举革除这些儒生功名?那江南百分之八十有知名度的大儒统统是异端,谁不知道他们这些搞心学的,早就把儒家典籍解读的孔夫子都不认识了。

孔家从不掺和这个。

衍圣公从来都是明智的,对孔家来说要的就是那几十万亩地和曲阜土皇帝的身份。

学问上的事情从来不会开口的。

因为这样拉仇恨。

因为衍圣公的特殊身份,孔家对儒学的解读,很容易被人利用,而思想之争往往是最激烈的,然后孔家就会招来无数敌人,这些敌人会把思想以外的东西扒出来。

那时候就很难说怎样了!

衍圣公一家必须中立,他们必须和孔夫子的塑像一样,塑像可以竖在那里,但塑像开口的唯一结果,就是让人当成妖怪给砸了。孔胤植不想孔家招牌被砸,他不能去得罪人,更不能做这种官方解读儒学的事,打死也不能做。做了孔家就成众矢之的,成了小皇帝和东林党战斗的炮灰,然后招来整个江南士林的砖头。

“哪还来得及?这一来一往半个月过去了,陛下的圣旨可是要咱们必须年前赶到!”

杨信拉着他说道。

孔胤植伸手抱住了旁边柱子。

“杨佥事,一万两!”

他抱着柱子喊道。

“衍圣公,你这是羞辱我吗?”

杨信勃然怒道。

“三万,三万两!”

孔胤植尖叫着。

杨信已经改成双手抓他胳膊,硬生生把他右臂扯开,就像拖一头猪一样拖着他,把他另一只胳膊拽得逐渐离开柱子……

“衍圣公,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他就像一个抢亲的恶霸一样,拖着衍圣公狞笑着说。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化,大明皇帝养你们孔家两百五十年,可不是让你们守着那几十万亩地当富家翁的,你们孔家得给皇上做事才行,皇上需要你们孔家时候你们就得站出来。对寰兄,孔家的一切都是皇上赐的,你们要是连皇上的话都不听,那皇上再收回赐给你们的也不过一道圣旨,兄弟在李三才家为皇上抄了两百多万,不知道要是抄你们孔家,能不能再抄出同样的数来!”

他说道。

“杨佥事,孔某与你无冤无仇啊!”

孔胤植尖叫着。

然后他就看着那根柱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杨信嚣张地叫嚣着。

四周那些孔家奴婢赶紧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就在一片围观中衍圣公的手臂终于离开了那柱子,紧接着他就倒在地上,然后在杨信的拖拽中起来跌跌撞撞地被拖出了孔家的大门。外面等着的锦衣卫,立刻拉开身旁马车车门,然后杨佥事直接抓住衍圣公的腰带,在他的尖叫中硬生生提起,随手塞进了马车,衍圣公紧接着要出来,锦衣卫毫不犹豫地关门落锁。

这其实原本是辆囚车的。

“书都带上了吗?”

杨信心满意足地说道。

旁边马车里响起衍圣公的苦苦哀求。

“回叔父,一共两马车,全是卑职挑选的。”

杨寰说道。

他被杨信特意要来当手下使用。

毕竟杨信手下也得有个干活的,这个许显纯手下的打手,做事情还是很有分寸的,故此被杨信点名要来,目前正在试图成为他的族侄,事实上已经坚持要管他叫叔父了,尽管实际上年纪比他还大,但宗族辈分马虎不得,也不知道吴县杨怎么与河间杨变成一家子。

“那就走!”

杨信挥手说道。

“杨佥事,十万两,十万两总可以了吧?十万两不少了,您只要回去奏明陛下,就说我摔断了腿,哪里也去不了,十万两奉上,而且我下车立刻就让人把我的腿打断。”

衍圣公趴在窗口悲戚地喊着。

“闭嘴,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杨信拍着马车不耐烦地喝道。

“还有,别想不开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思,你要是敢自杀,陛下就下旨减你们孔家一半祭田,清查你们家所有隐田,曲阜知县改流官,取消衍圣公府在曲阜的商税征收权。”

紧接着他说道。

孔胤植瞬间闭嘴了。

“哎,这就对了嘛,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来,给爷笑一个!”

杨信说道。

衍圣公在窗子里露出哭一样的笑容。

就这样衍圣公被绑上了南下的马车,紧接着杨信就从曲阜南下,以每天百里的速度,沿着封冻的运河三天后到达徐州,然后在徐州转往凤阳,三天后到达临淮关浮桥……

“这天真冷!”

杨信看着封冻的淮河说道。

“这些年一年比一年冷,庄稼收成一年比一年差!”

旁边缩在皮裘里的衍圣公说道。

这时候他的情绪已经稳定,就像个被强后认命的女人般,老老实实地接受了眼前这个男人,反正他也算横下一条心了,只要孔家的产业能保住,名声毁了就毁了吧,孔家又不是靠名声混日子,会跪才是孔家延续至今的法宝。头顶上无论皇帝是谁,只要是需要跪的那就跪好了,如今这个小皇帝也一样,得罪东林党最多臭名声,得罪小皇帝失去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土地。

孰轻孰重他清楚的很。

再说事已至此,反抗也没用。

索咋咋地,不就是被骂吗?衍圣公就不怕被骂,能写出八荒咸歌盛世的人那心理素质岂是常人能比。

“这凤阳如此萧条?”

杨信看着四周荒芜的田野,破败的村庄疑惑的说。

这里的萧条程度远超他想象,好歹也是中都,水陆交通的枢纽,但看起来还不如济宁,徐州这些运河沿线城市,尤其是乡村破败,人烟明显没多少,哪怕这时候是冬天,地里也看不到太多庄稼,到处都是荒草,比起郓城巨野这些地方也强不了多少,甚至有可能还不如那一带。要知道这里是中都留守司驻地,下属八个卫,而且都在这一带,光凤阳就三个卫,留守两个,皇陵卫,长淮卫,怀远卫全都集中在浮桥周围,光这八个卫就意味着此地至少数十万人口。

光编制就四万了。

四万军户加上家属就得至少二十万了。

更何况这里还有皇陵和守备太监,凤阳府,不过凤阳巡抚不在这里,凤阳巡抚是漕运总督兼着,驻扎在淮安。

但这明显看不出有多少人。

“凤阳本来就是穷地方,除了旱就是涝,几乎就没个好年景,军户年年逃亡都逃了快两百年,军户逃了但该交的粮食不能少,最后就是没逃的交,然后没逃的受不了也跟着逃了,最后就这样越逃越少。这里的地都是官田,而且产粮少也没人愿意来种,最后不就是越来越萧条?不过就这里了,过了这地方剩下就是花团锦簇了,往南过了清流关就是繁华盛世了,赶紧走吧,这地方没什么可捞!”

衍圣公说道。

他们这一路还是捞了些的。

杨信可是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地方上尤其是卫所将领,少不了孝敬一些。

不过因为行程仓促,也算不上收获多丰,过了淮河就真正到好地方了,繁华富庶的江南正在对着他们敞开大门,虽然这座大门破败了些,但门里的的确确是花团锦簇。

“龙兴之地搞成这副模样,太祖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啊!”

杨信感慨道。

然后他们一行踏上临淮关浮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