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前行

虽然清醒了,却不免依旧满脸的戒备,好半天,众人才冷静下来,四下一看,尽皆茫然无措。

又有人偷偷裹挟了装备走掉,想必是时常在沙漠里行走的那些人。

刚刚争抢水的少年,也悄无声息地把自己身上好几个水囊灌满,现在在漫漫黄沙中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影子。

(为什么要走?大家在一起才更安全。)

燕忘川冷笑安全?

最不安全的是人。

剩下的人对大沙漠全都充满恐惧,众人盘点人数和装备,脸色都极为糟糕。

骆驼一头也不见,大家还不甘心,在附近的沙堆里寻找了许久,什么也没找到。

他们一共只剩下十个半人,其他人全部都或者走散,或者并不想同他们一起。

事实上这么大的风暴,在这一片沙漠里,简直也是百年不遇,非常罕见,现在还能看到如此多的同伴,甚至算得上幸事。

林见竹和两个护卫,三个年轻的姑娘,大概是姐妹,其中两个十七八岁,另外一个只有十一二岁。

还有一对三四十岁正值壮年的夫妻,他们是行商,家里生意败落,又心有不甘,这才想着冒一次风险赚钱回去支撑家业,如果不冒险,他们很快就要沦落到街头讨饭去。

剩下的就是两个江湖人士。

燕忘川和一位女侠。

之所以说她是女侠,因为她背后背着剑,只看容貌气质,到像是家里娇宠的女儿。

除了这十个人,地上还扔着个四五岁的白胖娃娃,光着脚,梳着两个小辫子,衣服乱七八糟,但看得出布料很好,显然家里就算不很富贵,也没有特别穷。

“娘,娘!”

娃娃拼命地扯着嗓子哭,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林见竹把孩子抱起来,舔了舔他的眼泪。

小孩儿登时吓得闭了嘴。

林见竹这才笑道“对,不要哭了,接下来你就是想哭,恐怕身体里也没那么多的水。”

伸手拎起小娃娃,把他团一团塞怀里绑住。

他们遇见的这些难题还不算最难,更难的是,他们失去了向导!

没有那些熟悉大沙漠的向导,他们已经失去了方向。

他们在沙漠里迷路了。

林见竹对着太阳仔细地判断了方位,可是大体的方位能判断,却还是不知道绿洲的位置。

只能碰碰运气!

“收拾东西,走。”

(不走永远寻不到绿洲。)

(压力好大,不知能不能把所有人都带出去。)

(阿爹说,人从生到死遇见无数个坎的人,才是真英雄……可我真不想当英雄!)

(有血腥气!)

林见竹转头盯着燕忘川,燕忘川一身黑衣,胸前背后已经被浸透了一大片。

只是看他神色,表情,竟是丝毫不见异常。

(哎!)

林见竹趁着众人手忙脚乱地收拾仅剩的行囊,走过去替这少年公子检查了下伤口。

像是专门打造的刀造成的,贯穿伤,前后都大片大片的往外涌血。

林见竹扫了一眼跟破烂一样倒卧在沙堆里的人,还有飞了老远的断手,他想了想还是没问,幸亏随身带的有金疮药,都是军中用的,非常珍贵,也的确见效快。

(好疼,看着就疼。我要不要……)

林见竹侧过脸不多看。

他们这些人剩下的物资已不多,帐篷早就不见,到是还有两张不知谁落下的毛毡。

其它的就是大家身上背着的一些零碎。

林见竹看了眼自己脚下的水袋,这水袋还剩下大半袋子水。

把自己怀里只剩下一半的牛皮水袋灌满。

又把其他人都叫过来,依次灌好了水。

水袋里也就只剩下一小半。

林见竹当仁不让,自己背到了身后。

其他人对视一眼,也不曾反对,分别收拾其它零零碎碎的物件。

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看人准得很,眼前这小公子一身的贵气,可是心眼正,也有本事,如今他们这些人想在这沙漠里挣一条出路,还是就得有这么一个明白人带着。

且大家随身带的两三个水囊都灌满了,便是没什么吃食,在沙漠里熬个三五天,问题不大。

只要有水,心中便安稳。

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徒步跋涉。

(燕忘川再不出现,我怕是等不到了。)

太阳烤得黄沙能烫熟了肉皮,刚刚风还很大,可转眼间就一丝凉气也无。

沙漠一望无际,看不到绿洲,看不到水源,连前面时常能偶遇的仙人掌也不见踪影。

“呼,呼!好热!”

女侠打扮的少女抓起水囊,拼命往嘴里灌水。

旁边那对夫妻里的妻子,大约是见女侠年纪小,有些怜爱,叹道“小口小口地喝,喝一口沾沾唇便好,你这么喝根本没有用,咱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水源……”

女侠又连喝了几口,塞住水囊低头不语。

那位妻子也便住口不言,大家其实都是陌生人,提醒一句便是,谁又能管得了谁?

燕忘川也充耳不闻。

他知道,那江湖人打扮的少女并不傻,她的目光一直在林见竹背后的水袋上打转。

她怕是在打那水袋的主意。

(小丫头到挺精明。只是别处到无妨,眼下这环境,精明用处可不大。)

林见竹怀里的孩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埋头钻到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他不禁笑了笑,把孩子抱得更紧些。

【杨玉英都一肚子鬼心眼!幸好林见竹也不真是傻白甜,否则这任务可更难。】

同调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以后,杨玉英的意识只剩下一丁点,缩在识海深处,并没有试图影响林见竹的行为。

系统的剧情提示里,燕忘川在沙漠中的经历没有细说,但想必是踩踏了一地枯骨前行,充满血腥和杀戮。

他从沙漠里出来,心性大变,总不会没有原因。

天降暮,依旧没有找到绿洲。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四天简直像是四十年一样漫长。

一行人只好开始想办法宿营,没有帐篷,年纪比较长的那对夫妻,还有林见竹的两个护卫一起动手,靠着沙丘把毛毡铺好,大家背对背围坐在一起,风渐冷,星光闪烁,所有人都没有力气说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