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9章】代管协议

股东们认为,宋浔所谓的人格担保,不过是一句大言不惭的话。

宋清云在一旁嘲讽道“你的人格算什么东西又凭什么来担保我吹牛也不看场合,让人看笑话,丢的是宋家的脸,下次再说这种大话的时候,你先改姓吧,免得连我的脸也丢光了”

“我会让你好好知道,我凭什么担保。”

白季岩很适时地在宋浔身后递过去一份文件,宋浔将文件拿到手中,挥手将文件扬起。

磁性又慵懒的嗓音并不大,但他说出来的话,却好像能把会议厅的大理石地板给砸出个深坑。

“这是一份二十年前的股份代管协议,各位听好了,我亲自来给各位解读一遍。”

宋浔故意清了清嗓子“委托人宋清辉,受托人宋清云,

委托人将以自己名义持有宋氏集团所有股权的部分股东权利授权给受托人行使,包括以股东身份参与相应活动、代收股息或红利、出席股东会并行使表决权;

受托人无权代表委托人对外转让和处置股权,受托人所代收的股息或红利均不得动用,委托人将以支付工资方式对受托人支付劳务报酬,每年工资十万元整;

委托期限于委托人亲子成年之后接手股权及受托人所代收股息或红利之日终止失效;”

这份文件有许多页,内容实际上很长,宋浔只捡重点解读,话音止住时,整个会议厅一片死寂。

宋浔笑着放下了手中的协议“想解散董事会的股东,你们还认为自己手中拿到的那张只有半份的支票,能如期兑现吗”

刚才为了那六百亿份之一跟宋浔争锋相对的股东,集体呆若木鸡。

忽然一声歇斯底里的厉声喊叫打破了寂静“这是假的这是假的都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股权代管协议这是伪造的”

宋清云睁大惊恐的双眼,连喊数遍,想要喊醒台下的众多股东。

但这嘶喊却抵不过突然亮起的大屏幕,上面是提前拍下来的股权代管协议原图。

台下的股东们清楚地从大屏幕上看见那一张张发黄的纸张,白季岩正缓缓的点着鼠标翻页,当众人看到最后一页的签名,上面宋清云在受托人上所前的字体,跟平日里他们见到的一模一样时。

支持宋清云的股东们的心,死了一大半。

台上的宋清云还在疯狂地喊叫,怒火燃气把自己面前桌上的一应东西都扫落在地,指着宋浔大骂“你个白眼狼,伪造文件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宋浔竟对宋清云的指责表示同意,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极了该负的责任,一个也跑不了”

话音未散,会议厅的大门忽然被从外面打开,进来几个身着制服的人,往台上快步走去。

这一幕,很眼熟,不久前,也是在这个会议厅里,几个警察进来把南君泽给带走了,至今还被羁押在看守所里。

而今天这些人,略有不同的是,穿的都是西装,只有左胸上别着一个警徽。

几个人到了宋清云跟前,一个男人出示了证件“检察院办案,宋清云女士,我们接到举报,你涉嫌侵占他人财产,私自动用非属于你的股权转至南君泽名下,并转移隐匿巨额资产,请配合我们调查那千亿资产的去向。”

“我没有股权都是我的,我不是动别人的财产,我没有隐匿,我没有千亿资产”

宋清云自相矛盾的嘶喊,起不到一点作用。

“是不是,跟我们去检察院说说就清楚了,走吧”

在众目睽睽之中,宋清云被检察院的人给带出了会议厅。

门外的韩叙惊愕地看着这一幕,恍若梦中,久久都没回过神来。

会议厅里又恢复了寂静,静的台下的股东都能听见身旁的人不平静的喘息。

这些口口声声要做宋氏的主的股东们,集体对那六百亿完全死了心。

面对这种极速转变的尴尬现状,这些股东清醒过来之后,立刻想着补救。

宋浔现在可是宋氏的最大股东,得罪了宋浔,如果此刻不赶紧抱住大腿表明立场,日后恐怕难混了。

“宋董,我们都被骗了那个该死的宋清云”

“是啊宋清云那个老骗子,骗的我们好苦啊”

本面色无波无澜的宋浔听见这些声音,忽然面色一冷,将手中的话筒扔在桌上,丢下一众迫切盼望他能不计前嫌的股东往大门走出去,

宋浔本可以在会议一开始之时,就亮出股权代管协议,根本不需要看宋清云跟股东做戏。

只不过他这个人,一向不爱废话,检察院的人还没到,他如果亮了股权代管协议出来,势必要一句句地向在场的股东解释这个协议的真伪。

扔出一个石头,还要溅起一身泥,他最是反感。

因此无聊地在主席台上玩手机,看似是在无视宋清云和众股东的步步紧逼,实际上却是在联系早就约好的检察院办案人员。

检察院的人一来到会议厅,就是辨别真伪最权威的象征,众多股东立刻就能认清现实。

然而如今刚刚认清现实的股东们,急于修补自己与宋浔的关系,宋浔已经走没了影。

白季岩紧随宋浔身后跟上去。

韩柏杨连忙收拾好桌上的物品,带着韩二也迅速消失。

再晚一点,那些股东就该围住韩柏杨,求他去宋浔面前美言。

韩柏杨没有这么傻,跟那些人去周旋。

宋浔在前头走,身后立刻跟了上上下下的一群人,拥挤到他出到会议厅的走廊外面,以至于把孤独坐下地上喜极而泣的瘦弱身影给覆盖无形。

没人注意到还有一个韩叙,正坐在地上哭泣。

前呼后拥的人群围拢着宋浔下了楼,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宋浔就把这群人给打发了。

只让韩柏杨和韩二还有白季岩入内。

前台的李天湖见宋浔开完会回来,小跑着来到宋浔身旁柔声问“宋董,怎么样了”

宋浔目不斜视地往里走,仿佛个子高挑的李天湖是个隐形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