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二章欲盖弥彰

采真儿的写真照晒出来,并注明这一组照片出自宁初一的手,末尾还晒了一张徐助理拍的花絮照片,在这张旁观者视角的照片里,还原了拍摄场地以及在场地里的人。

这张照片发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证明给她拍照的人是宁初一,但神奇的网友们在这张照片里找到了亮点。

照片角落里的落地镜反映出了一个男人的侧面。

这个落地镜离镜头很远,只是一个背景板中小小的一部分而已,连拍摄的人都没留意到这面落地镜,没想到有些网友那么细心,也那么无聊,竟然会把照片放大来找亮点。

采真儿翻看评论的时候就惊住了。

只见一溜评论大半都是在ue易褚柠的:

啊啊啊啊易褚柠竟然在旁观,还看得那么全神贯注,有问题!

大过年的见面很有情况哟~

所以真儿这是要准备公开恋情了吗?

真儿你就坦白从宽吧,你是不是和你褚柠哥哥已经见过家长了。

……

若是以前看到大家把她和易褚柠牵扯到一起,采真儿不知会多开心,但现在看到大家这样的揣测,她竟是有些不爽。

大家都是瞎的吗,宁初一这么个大活人在,怎么就看不到?前头大家不是还在揣测宁初一和易褚柠的关系么,怎么现在又扯到她身上了?

其实也不怪大家会这样误会,因为这张花絮照片里的场景是在采真儿的卧室,易褚柠又不是给她拍照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却出现在她的卧室里,还神情专注地看着她所在的方向,要知道这个时候正是农历新年里,她曾经还那么直白地表达过自己对易褚柠的感情,大家想不误会都难。

采真儿直接把这条微博都给删了,重新发了一次,但这次没有了那张花絮照片。

但她显然忘了一个词。

欲盖弥彰。

她以为自己只是删掉了一张让人误会的照片,但在吃瓜群众眼里,她是心虚了。

于是网友们直接坐实了她和易褚柠的绯闻。

虽然也有人觉得易褚柠看的人是宁初一,毕竟宁初一也在那个方向,但大部分的人还是觉得,易褚柠出现在采真儿家就代表他在和采真儿秘密交往,宁初一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他们打掩护。

看到事情发酵到娱乐媒体纷纷推文报道她删照片欲盖弥彰的地步,采真儿本来想直接出面澄清绯闻的,但在徐助理的提醒下还是给宁初一打了个电话。

“……我是真不知道那照片会暴露褚柠哥的身影,我已经删掉了那张照片,但他们偏偏认定我和褚柠哥有什么,我要不要直接说自己还是单身?”

“你越解释没什么越会让人觉得有什么,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们怎么还不公开关系?现在又不像之前,你们各自人气都不低,又有那档节目打底,真要公开关系大家肯定是喜闻乐见的,褚柠哥为了这一步也算是费尽心思了,你得早点给他一个名分,免得大家八来八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得拖到什么时候?就是因为你的这种态度,才把褚柠哥整得那么没有安全感,让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粘着你,连我叫你去逛街都不让。”

“现在我有点事,回头再聊。”

“在干嘛?”

“散财。”

“???”

宁初一挂断电话,将手机放一边,随后拿起笔在身前的授权书上签字,签好后将一叠文件递给在旁边等候的人。

“邹律师,这个事就全权委托给你了。”

“好的,”邹律师却是面露疑惑,“宁小姐,这四百万是你画画所得,要捐出去也该是用你自己的名义,怎么……”

“名义这种东西得你觉得它重要它才重要,我看中的是结果,只要这笔钱花得到位,确实缓解了别人的困难,我就觉得值了。”

邹律师点头道:“还是宁小姐豁达,这事我会尽量为宁小姐办妥当的。”

当邹律师离开后,宁初一拿起了手机,点开了一个人的朋友圈。

2月20日

“叔叔,明天你还会教我们画画吗?”小姑娘拉着我的衣袖,睁着大大的眼睛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她的眼睛很纯净,带着不加掩饰的期望,让我有了片刻恍惚。

曾经我拒绝了一个带着那样期望眼神的人,后悔至今。

这次我决定留下来。

2月19日

来到寨子里已经是第三天了,明天就要离开,明明住的时间不长,但心里突然有了些不舍的情绪在蔓延。

2月1日

寨子里有个小学,学校老师很少,学生也不多,年龄参差不齐,教室里还漏水,孩子们的课外读物也少得可怜,老师很爱护这些书本,每一页书角都用透明胶带包裹,哪怕书本泛黄,书角还是整整齐齐的。

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她今年五岁,是学校里最小的孩子。

(照片九宫格)

2月17日

一路往西到了一个寨子里,这里的人很淳朴热情,我准备在这里逗留三天,体验一下寨子里的生活。

(照片)(照片)

……

他的朋友圈里基本没有自拍照,全是路过的风景。

宁初一默默地看了会儿,退回了手机桌面。

“咚咚”秦秘书走进来,“宁小姐,到时间该去做美容了。”

宁初一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行程表,表格里满满当当的,甚至精确到了小时。

晚上有一个一线时尚杂志主办的慈善晚宴要参加,所以她得提前去做个美容,让自己看起来状态更好一点。

在易褚柠离开后,她就又进入了工作状态里,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当然,她也会尽可能地让自己多休息,并按时就餐,毕竟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

因为胎儿月份还小,还没有什么存在感,她有时候会产生一种胎儿不存在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人心慌慌的,所以她检查得很勤,好在每次检查得到的回复都是胎儿发育良好。

她一焦虑,就会去逗弄易十五,一来二往,她和易十五这个小号聊天输入的字比她和易褚柠电话里说的话还多。

彼此披着马甲网聊的时间从开始到现在并不算很久,但已经有一种把对方当成很聊得来的好友了。

这不,宁初一在去做美容的路上还不忘给易十五发送私信。

我可能得了睡癌:她出差去了外地,我已经开始想她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