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0、鉴赏大会

秦书凯理解冯成贵话里的意思,也听了贾珍园说了教育局最近的事情,那个张东健很是生气,不过这个冯成贵现在也算是自己的一个棋子,只是一时之间,倒也没什么合适的位置给冯成贵,除非有一中的校长位置暂时空缺。

秦书凯回答冯成贵说,冯局长,心里有什么想法能过来跟我说是很好的,不过暂时情况下,一中校长的人选,组织部的考察结果还没有出来,要不,你先等等再说吧。

冯成贵听秦书凯话里的意思似乎仍旧想要自己到一中当校长,一想起徐大忠和董部长一直在掌控着一中搬迁事宜,他心里不免有些犹豫,冲着秦书凯求情道,秦县长,难道不可以换个更加合适的位置吗?一中正在施行搬迁,事情千头万绪,我对内部情况知之甚少,真要是去一中当校长,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一大摊子的事情揽得下来呢?

秦书凯见冯成贵话里有推辞的意思,心里明白他的顾虑,皱眉说,冯成贵,此一时彼一时,若是以前你要当一中校长,我先是第一个不同意,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一中需要一个看家人,尤其是在涉及搬迁这种大事正在进行的时候,你说是不是?

冯成贵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这个秦书凯是想把自己送过去做内奸啊,当着秦书凯的面,自己现在除了点头的份,哪里还有多少言权呢,谁让自己不争气,被人抓住了软肋,现在不得不听从人家的指令呢。

冯成贵心里叹了口气,对秦书凯说,秦县长说的也对,眼下,只要能有机会离开教育局,去哪里倒是另说了,位置自己不是很在乎,安全第一。

秦书凯摇头说,冯局长,你可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恐怕你心里不把一中校长的位置当回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呢,你要是真能顺利坐上一中校长的位置,那还要看看时机是不是合适呢?再说,你现在保住暂时的位置也是困哪的,没有局长的位置,何来有什么提拔,所以,目前的你自己先要稍安勿躁,不要着急,想着如何度过目前的情况。

冯成贵听了这话,心里又是一凉,一中校长的位置虽然有些不理想,看毕竟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被提拔了,以前自己费心费力巴结徐大忠和董部长,不就是为了夺得一中校长的位置吗?现在机会来了,自己却又有些退却了,可别最后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趁着秦县长有这份心思,还是先抓住机会,先从教育局走出来,再把级别提升一下再说吧。

想到这里,冯成贵立马转变态度说,秦县长,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管是到哪里当领导总是万事开头难,我相信只要有机会到一中当校长,我这个在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老兵,总该别其他人优势更多些。

秦书凯见冯成贵转脸口气又变了,心里不由叹息,这人都一样,轻易得到手的不一定珍惜,得不到手的都认为是最好的,一听说一中校长的位置竞争起来还有些难度,冯成贵立马换了副嘴脸。

秦书凯最近一段时间也在考虑,目前的情况下,一中要搬迁的事情已经是铁的事实了,一中校长人选迟早是要敲定的,与其提拔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关联的人,给别的领导卖人情的机会,不如让冯成贵去坐稳这个位置,至少说,冯成贵对自己现在是俯贴耳,言听计从的。

何况,在一中校长的推荐人选上,冯成贵本身已经作为推荐人名单到了组织部,只要自己抽空跟钱部长招呼一声,他的考察问题必然通过,倒是省得再找其他人来当这个一中校长,还要走一番程序。

秦岭振则可以安排到更加重要的地方去,现在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区成立后,必定会需要人手,秦岭振一直协助县委副书记刘大江负责洪泽湖资源共同开区的工作,对开区那边的情况相当熟悉,以后这一块需要提拔一些官员出任领导干部的时候,秦岭振必定是不二的合适人选。

秦书凯见冯成贵改口,但是也不能给冯成贵什么承诺,于是对冯成贵说,你的事情我会帮助的,但是结果如何我就不好说了,所以你也要做好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啊。

冯成贵跟秦书凯交往的多了,知道他说话的分寸,见秦书凯说这话,心里明白,自己的事情应该是有很大希望的,因此道谢说,那我就先谢谢秦县长了。

冯成贵美滋滋的回家后,跟老婆说起今天秦县长跟自己说话的内容们,那就是这个教育局局长的位置不保,但是秦书凯现在想要提拔自己,这可是丢了芝麻,捡到了西瓜。

老婆听后也很高兴,有些后悔的口气对冯成贵说,老冯,早知道秦县长有这份心思,咱们当初就不该跟薛若曦斗的这么厉害,这女人仗着有张东健撑腰,眼里根本就放下下教育局的一帮人,整天一副第一夫人的嘴脸,你把她给得罪了,对以后的展只怕会受到些影响。

冯成贵摇头说,事情得分两面看,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教育局的局长,薛若曦整天不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如果不给她一点教训的话,我在底下人面前哪里还有一点当领导的威信,所以说,给这个女人一点厉害尝尝,也还是有必要的。

冯成贵赞赏的口气对老婆说,这官场中斗来斗去是肯定有的,但是要说在不停的争斗中,让自己的威信越来越高的领导人,还真是非秦县长莫属,你现没有,秦县长虽然年轻,来红河县当县长的时间并不算长,反正比张东健是要迟些日子吧,人家就能很快的突破重围,掌控局面,依我看,张东健走后,这县委书记的位置非秦县长莫属。

老婆也点头说,秦书凯的名号,我最近倒也有所耳闻,据说此人几年前还只是普水县一个普通的局机关办事员,最近几年,像是直升飞机似的,爬的特别快,依我看,他一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最起码过硬的背景应该是有的,否则的话,上次开区重新规划的方案能这么快就批复下来?

冯成贵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是啊,所以说,要是真能把这条粗腿抱紧了,说不定以后还有进步的机会。

老婆也赞成冯成贵的观点,建议说,老冯,你要是想要抱紧秦县长这条大腿,你就得让秦县长看看你的本事,至少让他心里明白,你冯成贵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冯成贵两眼盯着老婆说,秦县长话里的意思,好像要支持我当一中校长,这种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老婆明白冯成贵话里的意思,赶紧摆手说,老冯,你可千万别往那方面想,我看这个秦县长不是徐大忠,这红河县里谁都知道徐大忠和董部长都是一心指望着从工程上赚钱的主,而张东健是想要赚钱,却手里的权力被架空了,根本就没机会赚好处。

秦县长跟张东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对于秦县长来说,目前更看重的可能还是政绩,你跟他之间的关系又没有熟络到那种地步,你给的东西,他敢收?他现在是真心想要做点事情给自己日后的提拔打下基础,绝对不会愿意给人留下什么把柄,你以为他像张东健那样不知深浅,一点实事都没做,把柄却被人知道不少。

冯成贵听老婆说的有些道理,脸色有些黯淡下来,嘴巴瘪了瘪无可奈何的说道,那倒也是,毕竟我之前跟徐大忠一伙人走的太近了,现在就算是我有心贴秦县长,他对我说不定会有些提防。

老婆说,日久见人心嘛,你也别气馁,这官场上混的人,最厌恶的就是墙头草,只要你以后明里暗里的一心都向着秦县长,人心都是肉长的,总有一天他会真心把你当成自己人的,再说,上次他要是想整你,估计你已经进去了,所以这个秦书凯到了这边,不一定就是为了修理干部。

冯成贵用力的点点头说,是啊,以后咱们就把目标锁定在秦县长身上,只要他能进步,我们就有可能继续升官,这才是靠上了大树,只要大树不到,永远在下面舒服。

跟冯成贵谈话后的下午,秦书凯就亲自去了一趟市里,那是因为这个常文怡给秦书凯打了一个电话。

自从挖宝那件事生后,这个常文怡对秦书凯的态度生了很多变化,可是自己的女婿儿子都指望秦书凯帮助,所以也不敢在表面上表现出什么来。

“秦县长,下午有空吗?”常文怡很客气地问着。

“有空!”秦书凯笑着。“”不知道常老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

常文怡那边爽朗笑着,“我找你不是请你帮助,是别的事。”

秦书凯有些意外,“您说。”

“下午我要和市里几个有名的古玩大家搞个鉴赏会,我觉得你上次给我看的一个鸡血石很有意思,你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趟,说不定有人能说出它的来历呢。”

秦书凯一听是这件事,就道“好,您说一下地点,我下午就过去。”

“悠然居,你过来之后,报我的名字就可以。”常文怡叮嘱了两句,挂了电话。悠然居位于普安市区的郊区,是一处非常休闲的喝茶之所,秦书凯到了地方,就看到一座复古式的大宅门,走进去之后,里面雕廊画栋,水榭廊台,曲径通幽,犹如一座园林。

服务员看他进来,便上前问道“先生喝茶还是找人?”

“找常文怡先生,我们约好的!”

“您是秦先生吧!”服务员一听,立刻伸手在前带路,“常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我这就带您过去。”

为您推荐